50家国内企业市值不敌一个苹果?

苹果公司是1980年上市的,用了40年的时间,在2018年成为美国史上第一家市值1万亿美元的公司。

紧接着2年后,2020年苹果的市值又成功突破2万亿。

从2万亿到3万亿,苹果只用了16个月。

3万亿美金,这个数字可能很多人不理解是个什么概念吧。

换一个维度来看,英国最新的全年GDP是2.76万亿美元,苹果的市值比英国GDP还要高,仅次于美国、中国、日本、德国。以下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在2020年和2022年与苹果公司市值的变化:

苹果公司,真正做到了富可敌国。

2020年,苹果公司的市值还只相当于5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

2022年,苹果公司一家的市值,就已经干翻了中国整个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还多出12000亿。

2018年,中国还有一半的科技公司可以和美国抗衡,而截止到2021年,只剩下腾讯和阿里。

不说苹果,就是拿亚马逊的1.4万亿来比,我们国内所有科技互联网巨头加起来还是比不过。

腾讯和阿里相比于国内其他公司还具有比较大的优势,但是相较于美国的科技巨头,差距仍然在不断拉大。

很多人问,这2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答案并不简单,我认为是一系列综合因素导致的结果。

2020年美国为了应对疫情,大量放水(印钞)比我们多,这些多出来的水很难进入实体经济,很大一部分就进了股市,近水楼台先得月,美国股市里的好公司股票自然容易涨;

为啥同在美股,我们国家的互联网公司就跌,美国公司的股票就涨?

这又和中美博弈有关,中国互联网公司两边承压,经营各种被动。

中方要求不允许互联网公司被资本控制,无序发展,开始整治互联网巨头,动辄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罚款,就问你怕不怕?

美方认为中概股公司如果不提供审计底稿文件,就得从美股退市,企业是左右为难,只能拖,看看能否有变化。


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让想投资企业股票的人,都能感到巨大的不确定性。

大额投资,最怕这种不确定性。

当企业经营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自然会反映到股票价格上。

当然,如果一个企业生产的产品全世界都需要,缺你不可,就可以对抗不确定性。

好比台积电做芯片,做到全世界都依赖它的产能,那么不管疫情带来多大的不确定性,台积电作为企业发展只会越来越好。

中国很多互联网企业别看规模大,大都是靠人堆起来的规模,是靠切入传统行业,用规模优势+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抢占了原来线下传统的蛋糕,并没有多少真正原生的技术创新,更不要说创造了新的蛋糕,随时都可以被别人取代。

而苹果公司围绕智能手机打造了一个独立的软硬生态,享受了高端手机的品牌溢价,一家公司的利润就比整个手机行业其它公司的利润总和都高,而且短期内不担心用户会抛弃苹果,换别的品牌。

这样的公司,有品牌,有用户,有技术,有利润,当然被资本市场看好。企业基于技术的综合创新能力差距当然会反映在股票上。

阿里腾讯都到了一个巨大的体量,但自身的增长都遇到了瓶颈。

面对“脱虚向实”的要求,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还在艰苦寻找下一个增长空间的突破口。中国互联网企业未来是变成一个基础措施供应商,还是变成引导科技突破的巨头,我们还得等等看。
 

股票上涨更多是看好企业的未来发展前景,没有增长前景,股票很难涨。公司市值是市场的真实反馈,虽然不能说明一切,但股价冷冰冰,市场从不骗人。

去年全球市值缩水超过三分之二的公司全部都来自中国。这些企业在经历了前几年大刀阔斧的扩张之后,突然遭遇了疫情和政策的双重打击,增长乏力,股票大跌,企业的日子不好过了,反映到现实中就是大量的裁员潮、需求和开支缩减。

今年以来,国内众多的互联网企业相继传出大幅裁员的消息,有的项目甚至全部砍掉。

腾讯集团总裁刘炽平前不久公开回应公司裁员时说:
 

“目前,互联网行业正在遭遇结构性的挑战和改变,腾讯作为其中参与者也会主动进行调整。

过去,行业是竞争驱动型,投入较大;现在,相比短期收益大家更关注长线业务发展,更健康地投入,尤其是对营销成本、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的优化。我们也对亏损业务进行了成本优化动作,以便保持更加健康的增长。”

种种迹象,预示着我们国家互联网行业正在迎来一次深刻的改变。

这并不是坏事,主动消除一些泡沫同时,也为新一代王者企业带来了成长空间。

看看过去20年头部互联网企业的变化,就很清楚了:

2000年,排名第一的是联想集团,当时还是硬件为王的时代。

2003年,新浪、搜狐、网易和携程相继上市,传统互联网企业大家都抢破头想进入。

2007年,阿里、腾讯、百度名列前三强,BAT时代宣告诞生。

2011年,百度市值跃居第一,李彦宏成为国内首富,那是百度搜索的高光时刻,这一年也是互联网从PC端切换到移动端的起点。

2012年以后,抓住智能手机改造传统行业的机遇,美团、拼多多、京东、小米和快手一系列公司做大,相继超越百度,BAT彻底破局。

2014年开始,腾讯与阿里轮流坐庄,双寡头格局一直持续到字节跳动横空出世。

不到22年的时间,中国互联网的头部企业始终在“城头变幻大王旗”,唯一的不变就是一直在改变。

有人问我如何看待未来的互联网行业?

我想说三点:

1. 以后百万年薪的打工人只会诞生在先进制造行业,不是互联网行业,大厂程序员的高薪神话时代要翻篇了,看懂这一点,很重要。

回顾建国70年,几乎每10年,大家最想进入的行业就会发生一次重大改变。

上个世纪50年代是农民,60年代是军人,70年代是工人,80年代是个体户,90年代是商人,00年代是银行电信,10年代是BAT。

在“脱虚向实”的宏观政策引导下,在“共同富裕”的共同使命召唤下,20年代允许大家富起来的行业是先进制造产业,不是国内的互联网公司。

2. 传统互联网行业改变了我们生活中方方面面,未来的定位就是中国社会的基础设施。

以后在国内互联网公司就和水电煤气这样的基础设施行业一样,离不开,很稳定,但不会让你觉得羡慕。
 

除非我们的传统互联网公司出海,放大中国经济的内循环规模,才能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看一看东南亚的头部互联网企业,快递极兔,打车Grab,这些公司背后都隐隐约约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身影。
 

东南亚电商有Shopee、Lazada和Tokopedia三大巨头,竞争十分激烈。但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内斗输出,阿里控股了Lazada、WorldFirst、Tokopedia、Bukalapak;腾讯控股了Shopee的母公司Sea Limited,京东控股了Tokopedia、TiKi.Vn。

不要怕高速增长的东南亚,要让东南亚成为中国经济的内循环。

3.  要创造新的工作机会,而不是挤占传统行业的工作机会。

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结合,可以让很多行业工作效率更高,这当然是进步。但是人的进化往往跟不上科技的发展,所以有时候主动放慢节奏,让更多的人有一个适应未来科技的缓冲,对整个社会稳定会更好。

谁能带动普通人大量就业,谁的公司反而会得到更多的政策支持。

和传统行业结合,把业务做重的互联网公司,未来红利更大。

所以百度造车,京东物流,阿里改造传统工业做敏捷制造,都是正确的路径。

腾讯和字节长于内容生产,我看作为文化输出,辐射全球,输出中国文化影响力,倒是可行。



—-文章源自网络—-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