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sora带来的一些思考

Sora横空出世,中文互联网几乎一边倒的热捧,美国又一次划时代遥遥领先。中国科技又一次错失了一个时代,彻底落后。真相果真如此吗?

Sora代表了目前我们肉眼看到的美国AI的最高水平。或者说是可能,毕竟就OpenAI这个公司,还有GPT-5等压箱底的东西还未发布出来。而且据可靠消息,大模型将服务于美国军工和包括对中国在内的5个国家进行严格的限制。

中国国内,目前尚且没有同类产品面世。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Sora的诞生及可见的未来将极大地提高哪些产业的生产力水平?这里可以明显看到的就是电影业、自媒体、游戏等这些第三产业。到时候估计所有的视频类制作后期人员将减少90%以上,那对美国有影响吗?当然有,到时候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或将成为过去式。可以说用更少的人就可以创造同样的娱乐产值,这对某些行业的生产力是一个极大影响和革命。

以上就是sora带来的划时代意义。它们是AI突破,也确实能起到生产力革新的作用。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对社会生产力的整体推动作用其实还是有限的。

这里,最现实的作用就是文字自媒体博主以后可以就轻易的把文字做成视频了。所以要说sora对社会生产力起到多大的整体推动,事实上是不看好的。毕竟多媒体又不直接创造财富,甚至可以说整个内容产出行业都不是直接创造财富的。所以sora再好用,对这类行业生产效率的提升再明显,其实对社会生产力提升也就那么回事。

甚至某种意义上,还加剧了财富向少数人的集中。因为以前很多必须由人工完成的事情,现在直接可以用AI完成了。那么这一部分岗位就可以撤掉了。这就是sora乃至于美国这两年一系列划时代AI突破是泡沫远大于真实成就的逻辑所在。

诸如元宇宙、ChatGPT乃至于现在的Sora,他们都普遍面向消费端而非生产端。也就是说,这些AI创新,哪怕未来真的一步步发展成熟,它的作用方向也仅仅是为人类提供方便,而非直接帮助人类创造出更多的物质财富。而更好的资源转化效率,更丰富的物质财富创造,解决能源危机和科学技术上的重大突破,才是生产力的核心,也是支撑人类文明进步的关键。

当今世界上AI竞争,说白了就是中美两家,其他家根本就没有形成靠谱的相关产业。美国是消费型国家,所以它的AI发展路径自然是指向消费端。而中国是生产型国家,所以中国的AI自然而然指向的是生产端。

面向大众消费端的AI发展,我们确实不如美国。但工业智能化水平的提升,AI在工业领域的运用,我们这一块是非常迅速的。而这种着眼于工业生产端的AI传导到大众消费领域,也有一个最亮眼的成果,就是自动驾驶。就是华为智驾,现在的华为智驾其实就是自动驾驶,只是法律法规还没跟上,所以宣传时不能这么说。已经达到大众日常可用级别,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唯一,而且是断层式领先。

ChatGPT是AI,那自动驾驶是不是AI?而要论实用性,要论创造财富增量,提升社会运行效率的前景,聊天、画图、用文字生成视频的价值更大,还是自动驾驶的的价值更大?答案是很明显的。但为什么ChatGPT是划时代,Sora是划时代,一出来就全球舆论猛吹,因为它们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以传媒娱乐为载体,更加容易传播和形成影响力?那国内的华为智能驾驶除了在中国有人吹,放到全球就没人理呢?

原因很简单,华尔街需要ChatGPT和Sora维持股市泡沫不破,维持投资者对美股的信心。华为和中国则是美国打击制裁的对象,仅此而已。当然,你要说中国和美国有没有差距,这个确实是有的。但这种差距主要是算力的差距,或者说是芯片的差距。毕竟,现阶段刚刚复活的华为升腾芯片确实比英伟达要差。

但硬件方面的差距是可以追赶的,而且有现实可行的路径追赶。可是方向和路线如果出现了差距,那就不是可以轻易追赶得了的了。而这才是中美AI竞争的最大命门。算力差距可以追赶,但方向和路径的存在差异,那就不是靠追赶可以解决得了的了。

美国鉴于其消费国的属性,所以它的AI发展方向必然是注重于消费端,侧重于满足大众日常需求。而中国由于其生产国的属性,所以,中国的AI路径天然注重于工业体系,注重于财富直接创造领域。当然这不是说大众消费导向哎就不能提升社会生产效率,也不是说工业导向就不能服务于消费,甚至二者也势必会互相抄袭模仿借鉴。

只不过初始路径和侧重点的不同,决定了二者的作用力以及最终效果肯定会出现不同的结果。那么哪一个方向更有可能胜出?下面是我的看法:

首先从根本来说,物质财富才是人类文明的基础,是决定生产力进步的关键。中国AI侧重于生产端,这就决定了AI在创造物质财富方面对中国的助力远强于美国。至于美国,虽然面向消费端的各种应用也都很强,未来一段时间也可以继续保持领先,但这玩意毕竟不是直接作用于生产,在财富的生产创造,也就是夯实根基方面,是无法与中国的这种路径媲美的。

其次从社会学角度来说,AI与以往的生产力革命不同,它对工作岗位的消灭要远大于创造。换句话说,随着AI发展,未来大量的人会失业。比如自动驾驶这玩意一旦迈入L5,也就是不用方向盘,全自动驾驶,那仅仅在中国就意味着当下人数多达三四千万的各类司机会因此丢掉饭碗,比如文本生成图像和视频,同样会造成数以千万计的媒体从业者失去岗位,这就会形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那么怎么摆平或者说缓释这种冲击?当然办法有很多,比如就业人口的自动萎缩,这也是现在人口规模下降,或者人类生存物理空间的拓展等。但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就是要有财富分给这些人。也就是说,哪怕真的没社会价值了,也得拿出足够的资源再分配。比如创造一些公益性岗位,然后借这个由头给他们发一笔工资。当然,这些岗位其实是没什么实际价值的,比如国内大城市比较常见的在明明有红绿灯的人行横道旁举旗维持交通,指挥行人过马路。

但你不设这些岗位,这难以维持社会稳定,其中的内涵又可以通过《商君书》来解读了。而设岗位就要给钱,也就是分配财富。那么这就涉及到一个钱怎么来的问题。美国的这套AI玩法,主要作用体现在对第三产业就业人口的取代。像ChatGPT、Midjourney这类AI工具,就取代了很多游戏画师以及基础性文职工作人员等。但问题是,他并没有直接创造新增财富。这意味着他们失业后,美国必须从存量财富中拿出一部分来养这些失业者。不然他们创造价值的能力虽然没了,但“零元购”的能力还是有的。

但要供养,这不仅涉及到存量财富的无价值消耗,还涉及到一个存量财富的分配。且不说有没有这么多存量财富来养这帮被AI淘汰的人,就算财富总量足够,也必然会损害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毕竟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们是资本家又没有义务天天做慈善。这么玩,就是劫富济贫,势必引发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抗。而不这么玩,AI淘汰下的失业大军又会造反。所以怎么搞都容易激化社会矛盾,甚至处理不好还会导致社会秩序失控。

而中国这一套则相对好得多。随着AI发展,中国同样逃不掉大量人口失业的问题。但中国的AI主要侧重于生产端,它的发展能够提升资源转化效率,提高整体生产效率。这意味着可以带来大量的财富增量。只要有财富增量,那问题就迎刃而解。这不仅意味着政府有更多的财富来安置AI失业人口,而且相较于重新分配各自有主的存量财富,在增量财富中抽水,然后拿去补贴失业人口,这种方式无疑不会引发既得利益者的反感。

如此一来,伴随着AI革命而注定到来的失业浪潮,中国社会平稳度过的可能性就要比美国要大得多。

总而言之,抛开股市,回到技术本身,中美竞赛,中国虽然在算力方面确实有落后,但由于方向路径和侧重点的不同,整体而言,我们不仅没有落后,甚至反而更加科学更加先进,更加符合人类文明发展方向。毕竟硬件落后可以追,而路径和方向的选择差异,鉴于这玩意跟经济基本面紧密相关,美国去工业化消费主导的经济基本面决定了它的AI发展,基本不可能在生产端方面有什么突破,就算突破了,那也只是给掌握全球最大工业体系的中国做嫁衣。

所以对于Sora的划时代突破,大家不必过于恐慌。且不说这个划时代,更多的是金融泡沫催生出来的划时代。美国这些玩意都可以抄袭模仿,当然你也可以好听点说致敬。但我们拥有世界最全的一套工业体系,下一步如何快速实现AI技术落实到工业领域,AGI如何能够在全领域迅速铺展,芯片、数据和算力等因素的支持,汉字在现如今互联网环境内大模型训练的匮乏才是亟待解决的几个痛点。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