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中美之间的世纪博弈④–策略与决战

按照拜登内阁的盘算,科技封锁加供应链重组战略,只要能延续10年,等中国陷入深度老龄化,出口竞争力很难维持现阶段水平。为了保证外汇收支平衡,只能缩减资源进口规模,经济总量也会被限定在一个范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将自动赢得中美对决。

资源的短板是我国无法回避的问题。为了保障资源进口,就必须维持相应的出口竞争力。世界上唯二能实现资源自给自足的,只有美国和俄罗斯,这是地质结构所决定的。美国可以退守美洲,搞孤立主义,因为美洲什么资源都不缺。俄罗斯也是一样,为什么西方对俄制裁效果有限,因为俄罗斯不缺资源,煤炭、钢铁、木材、粮食、石油、天然气应有尽有。俄罗斯即便关起门过日子,也能维持较高生活水平,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一直警惕俄罗斯的原因,只要资源和土地在,俄罗斯就能做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面临西方的围堵,中国能否依靠俄罗斯,摆脱对亚非拉资源的依赖性呢?非常困难,因为中俄之间就一条西伯利亚铁路,中间穿过冻土带,运力极其有限。事实上集装箱发明后,全中国的铁路运力总和与长江相当。仅靠中俄油气管道和西伯利亚铁路,很难保障资源安全。

相比中俄合作,美国更担忧欧俄合作,因为欧洲离俄罗斯工业中心很近,有密集的铁路和水路连接。俄罗斯出口欧洲的能源成本运价较低。与欧洲相比,中国获取外部资源的主要靠海运,当下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地产收缩加脱钩断链共振带来的结果,根源还是出在外部,拜登的科技封锁和供应链重组战略,有很强杀伤力。

从正面的角度,有三个办法可以破解拜登反华策略:

一、劝说俄罗斯从乌东撤军,调停俄乌战争,修复与欧洲和日韩的关系,瓦解美国对华科技封锁阵线,保留从西方获取技术的渠道。

二、收复台湾,封锁日韩,延缓西方半导体发展,为我国追赶西方科技争取时间。然而这意味着跟美国撕破脸,面临东西方全面脱钩的风险。  

三、发展远洋战斗力,为亚非拉资源国提供安全保障,推动其放弃美元,改用人民币结算外贸,摆脱对美元依赖,解除资源进口限制。另起炉灶,建立新的国际秩序,构建以金砖国家和一带一路为基础的经济循环体系。

从难度来看,3大于2大于1。短期内可行性较低,人民币国际化并非一蹴而就,既需要国内放开资本账户管制,也需要接受贸易逆差,来为国际市场注入流动性。

虽然拜登的策略从正面很难破解,但从迂回的角度是有办法的,那就是利用好美国大选的机会。如果说拜登的对华战略是科技封锁加供应链重组,其抓手是俄乌牌和台湾牌。那特朗普的战略主要是两条:孤立主义加联俄抗中。这两条的效果非常有限。

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国家加征关税,拒绝履行对北约成员国军事义务。看似美国占据优势,但实际上,相当于美国主动退出其精心构建的国际秩序,将其优势转变为劣势。由于劳动力成本差距,对华加征关税,大部分成本都落在美国消费者头上。和盟友关系的疏远,则为中欧和中日韩关系发展创造机会。所谓孤立主义,就是逆美国化,将美国领导力自动让给中国。

至于联俄抗中,那更是异想天开。首先俄罗斯胃口太大,普京想占领整个东欧,恢复苏联时期势力范围,美国给不了那么大的筹码。其次如果美国跟俄罗斯缓和关系,欧洲将恢复战略自主,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外交,拜登时期构筑的对华科技封锁联盟,将出现缺口。美国无力阻止中国获取先进的半导体技术。

另一方面,俄罗斯作为老龄化国家,其战略重心在欧洲,它绝不愿意在远东,跟一个人口十倍于己的大国竞争。俄罗斯非常希望与美国缓和关系,但在中美斗争里,会持”坐山观虎斗”的态度。普京绝不会为特朗普”火中取栗”。

说到底就是,中俄矛盾小于俄罗斯和西方的矛盾。美国在欧洲和俄罗斯之间只能二选一,最务实的做法还是选欧洲,毕竟欧洲的技术和经济体量,都远强于俄罗斯。在俄乌问题上,特朗普短视而狭隘,乌克兰原屋经费仅占美国财政收入的1%,这笔钱不仅能削弱俄罗斯,还能促使欧洲配合美国对华科技封锁,可以说是最划算的买卖。然而,由于特朗普的阻挠,乌克兰原助法案一直未能通过,极大损害了美国战略承诺可信度。

展望2024年美国大选,如果特朗普上台,他可能会对中国加征60%的关税,取消中国最惠国待遇,限制中企赴美上市。在短期内,这对中国出口将产生巨大冲击,即便考虑转口贸易,我国可能也会损失1,500亿美元的外贸顺差。但加关税对美国是把双刃剑,既会拉高美国通胀中枢,也会降低国际市场美元流动性。只要我国能扛过加关税初始几年的阵痛期,后续的发展就会顺畅很多。

相比之下,长期来看,还是拜登的封锁政策杀伤力更大些,其可以做到在不损害美国竞争力的同时,限制中国经济发展。总之对我国来说,时间非常紧迫,我国必须赶在人口老龄化之前,完成产业升级,从生产中低端产品,转向生产高附加值产品,否则迟早有一天,资源短缺的问题会卷土重来。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