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与萧条,政治与经济

二级市场中,实际上交易的并不是价值,而是预期。繁荦期的时候,人们怀着朴素的预期,希望日子能够越过越好。在这种情况下,倘若股价做高,不可能预期未来的现金流。

然而,萧条期和回升期是没有这种好事的。在这种情况下,旧的产业其负面影响要逐渐消去,新的产业需要慢慢立稳脚跟。这时候,只要不吵着要利润的,才是重要的。

但在不吵着要利润的情况下,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却被不欢迎。建制派不欢迎特朗普,有钱人不欢迎,华尔街的大佬不欢迎。可这个世界居多的是受苦受难的人。世界上最富有的地方在美国,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也在美国。每年光血浆制品就出口数百亿,可这些血都是从哪里来的?那些昂撒

贵族会让子弟卖血吗?衣食所系,没有任何防护机制的情况下,利善驱恶的正循环一旦被打破,那何尝不是惹来祸根。

美国与苏联同为霸权国家,但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坚持走自己的道路,至同化为发展目标。以此,全球化的格局难以动摵,世界分工的角色难以改变。这些全给了力量,放下了私利,妖言惑众者理屈词穷,以富临众者失其威势。

由此,中国成为了不为资本所致的新型国家。国家产业资本弃之而去,组织之力日趋于衰。直至今日,其霸主降衰,难以为继。美国与苏联都是没什么文明根基的霸权暴发户,一个是靠贸易撬去,一个是靠武力豪夺。

他们在互相对峙的时候,世界处于均衡状态,决胜的时刻不会在近期到来。因为没有新的技术革命,就不会有新的世界主导者。一场世界体系之争为肯定胜负,争的是生产效率。在没有全面核战争的情况下,只有率先发动新技术革命的国家,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在市场化的驱动下,有些国家会成为价格设置者。在很多情况下,一些国家掌握着定价权,成为价格制造者,而非价格接受者。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一些国家会成为市场化的领导者,成为价格制造者的国家,因为会有一些国家在市场化过程中领先,成为市该族。

在很多情况下,一些国家掌握着定价权,成为价格制造者,这一点在当前全球货币流通过程中已经被接受。早期的美国会成为价格制造者的国家,因为到处在一些国家会成为价格制造者的国家,从而成为价为定相称的国家,进而在市场化过程中,产生市场内在激发机制,从而从内在驱使市场化的发育。

所以,当前全球化时代下,各国政府的政策目标就是成为价格制造者,维持本国貨制,维持本国发育市场化程序,参与全球化发育过程中的市场化选择规则,当成为市场化领导者。因为市场化过程中各国内在驱使力的做做,会促进某些国家成为价格制造者。

当前,各国政府为了摸爵为全球化市场制定规则,就必须要成为价为制造商方。否则,就只能接受外部的强加规格,被动地跟随别的市场制定规则。所以,为了摸爵并且维持市场均衡,各个国家就必然会向全球市场制定规则化。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各个发达国家,尤其是一些西方市场经济国家,都在为了在自己的国内推动市场化改革。比如PIIGS国家,其中西班于主要是为了打破国内外形成的市场化垄断,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受制于外资企业的控制,经由二战后在欧洲推行的马氏哲学,导致在本国无法设置完全自由的市场供求条件。

从世界范围来看,供给管制大国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手中,如果由这些发达国家主导定义世界的市场规则和市场供给系统的主要设置者,那将会导致整个市场向着逆性偏差的发展方向,使得全球市场化进程中单靠一种市场规则就会走向另一种极端。世界不仅要防止市场化过程中过度规则性或不健全性,还要防止市场化过程中过度依赖个别市场参与者,尤其是向外部市民型期供给者。

所以即使世界范围内也存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形成的供给侧垄断,当前市场化进程中各国打的是形成较为完全市场的市场建设,而不是向某个市场份主参与者规则市场只做要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俄三国在当前全球化格局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坚持走自己的道路,以同化为发展目标,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相辅相成,阴阳和合,自成一派。政治上一党专政,强有力的中央集权能够高效决策和执行。公有制经济为国家集中资源、实施宏观调控提供了良好基础。同时又拥抱市场经济,发展活力得到充分释放。这种国有资本主导,市场活力参与的新型模式,是中国成为不为资本所致的新型国家的关键所在。

美国则代表着另一种模式。美国的门阀垄断资本主导一切,国家产业资本弃之而去,组织之力日趋于衰。美国的霸权其实已经没落,但因为金融投机泡沫的存在,其衰落过程被拖延和掩盖。美国企图通过货币贬值、疯狂印钞等手段,维系其在全球的主导地位,但这终将是治标不治本。

俄罗斯则走上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在一定程序上复制了苏联时期的模式。俄罗斯政府高度集权,国有资本在关键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同时也有市场经济活力的存在。

这三种模式,代表了当前全球化格局下不同的发展道路和权力博弈。它们都在努力维护自身的主导权和话语权,以主导未来全球化的发展方向。这种较量将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需要在保持经济发展活力的同时,处理好国内矛盾,培育新的发展动能。谁能做到这一点,谁就能赢得在新一轮全球化革命中的主导权。

在这场全球化格局下的权力博弈中,中国相对处于有利地位。中国拥有庞大的人口红利和市场潜力,制造业实力雄厚,科技实力日益增强。更重要的是,中国保持着高度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不受任何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束缚。

同时,中国坚持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理念,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不追求任何霸权地位,但也绝不会惧怕任何霸权主义力量的威胁与挑衅。中国将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努力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相比之下,美国的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做法正日益引起国际社会的反感和抵制。美国企图通过极限施压、断供芯片等手段遏制中国发展,但这种做法注定难以奏效,反而会加速世界多极化格局的形成。

俄罗斯虽然在乌克兰冲突中遭受了严重打击,但其作为能源大国和核大国的地位难以动摇。俄罗斯正在加快同中国等国家的全面战略协作,推进欧亚大陆一体化进程,努力摆脱西方国家的制裁威胁。

未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力量与美国等传统西方国家之间的较量将愈演愈烈。科技创新、产业变革、地缘政治博弈等多个领域的竞争将同时展开。谁能掌握先进科技,谁就能主导未来发展方向。因此,科技自主创新能力的较量将决定最终的胜负。

同时,在地缘政治角力中,中俄将进一步加强协作,团结一切阵线,维护本国和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美国及其盟友如果一味推行单边主义、霸权主义政策,势必将陷入越来越被边缘化的境地。

总的来说,当前的全球格局正发生深刻变革,新兴力量和传统势力之间的权力博弈充满变数。但不管形势如何变幻,和平发展、互利共赢必将是大趋势。谁能真正做到这一点,谁就能赢得更多的国际支持和影响力,从而主导全球事务。

在这场新兴力量与传统势力的权力较量中,科技创新是决定性因素。科技不仅关系到产业竞争力,更影响着综合国力的走势。

中国高度重视科技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前沿领域,并逐步夯实科技自主创新的工业基础。中国有望在未来一批颠覆性技术领域中占据先机。

与此同时,美国也在持续加大科技创新投入,试图保持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物技术等领域的技术垄断地位。但受制于体制机制的僵化,美国科技创新遭遇了诸多困境,出现了”引凤筑巢”的窘况。

另一方面,中俄正在加强科技领域的协作,特别是在航天航空、航母建造、新能源等领域互有渗透和合作。俄罗斯在传统工业和尖端科技领域积累了深厚底蕴,与中国形成良好互补。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中美俄三足鼎立的科技创新格局将持续下去。而谁能掌握更多颠覆性技术,谁就能在新一轮产业变革和国际竞争中占据主动权。

除了科技较量,地缘政治博弈同样是影响未来世界格局的重要因素。中俄在维护本地区和平稳定方面拥有共同利益,双方正在多个热点问题上加强协调配合,共同应对美西方国家的战略压力。

反过来,美西方阵营也在加紧在亚太、欧洲、中东等地区的战略部署,试图遏制中俄的发展壮大。但他们这种基于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做法,注定难以奏效。

未来,地缘政治格局必将呈现多极化趋势,各方力量更多地通过对话协商、互利共赢的方式,化解分歧,谋求共同发展。一味依赖武力手段、相互制裁的做法,只会加剧地区乃至全球的动荡不安。

总的来说,新兴力量与传统势力的较量正在多个层面同时展开,科技创新和地缘政治博弈将是主战场。相比单边主义、零和思维,和平发展、开放包容的理念才是通向未来的正确之路。拥抱变革、主动作为的一方,才更有希望赢得这场世界格局的重塑大赛。

在新兴力量与传统势力的较量中,意识形态也扮演着重要角色。不同的价值观念和发展理念,决定了各方在应对重大挑战时的立场和行为方式。

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这一理念强调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实现公平正义、共同发展。中国反对一切形式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主张通过协调而非对抗化解矛盾,以开放包容的胸怀拥抱世界。

美国等西方国家则标榜所谓”自由民主”价值观,实际上是将自身的意识形态强加于人,干涉他国内政,挑拨意识形态对立。他们在重大国际问题上频频推行单边主义做法,公然违反国际法理,凸显出浓厚的霸权主义色彩。

俄罗斯也树立了独特的发展道路和价值观念。俄罗斯坚持独立自主的传统,反对西方国家的双重标准,维护本国的核心利益。同时,俄罗斯也积极融入欧亚一体化进程,在独联体国家中发挥主导作用。

不同国家的意识形态分歧,加之地缘政治利益的牵扯,使得各方在一系列全球性挑战面前存在立场偏差。比如在应对气候变化、防控疫情、维护网络安全等问题上,各方缺乏协调一致的行动方案。

因此,在这场新兴力量与传统势力的较量中,意识形态将是一个重要的导火索。能够真正做到互信互利、平等相待的一方,才更有希望赢得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从而掌握主导权。

与此同时,各方还需在经济、科技、安全等领域相互制衡。传统势力如果固步自封,必将在变革的洪流中被越来越边缘化。而新兴力量也需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用智慧和勇气去创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

只有摒弃意识形态偏见、克服零和思维,真正实现包容共赢,各国利益才能最大限度地得到协调,人类社会才能向着更加光明的未来前行。

在新兴力量与传统势力的较量当中,文化自信也扮演着重要角色。一个国家或民族的文化软实力,直接影响着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发言权和影响力。

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大国之一,拥有源远流长的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中国正在重振文化自信,将中华文化精神同现代文明有机融合,为人类文明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中国倡导的和谐共处、天下大同等理念,对促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维护世界和平具有重要意义。中国主张民族之间要互相尊重、平等对待,反对将单一的价值观强加于人,反对文化霸权主义。

同时,中国也在积极学习吸收人类文明发展的优秀成果,推动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包括推广中文和中国文化对外交流、支持各国发展本土文化等,都体现出开放包容的胸怀。

相比之下,一些西方国家长期怀有”文明优越论”思维定式,将西方价值观视为普世价值,干涉他国内政,破坏其他国家的文化认同。这种文化霸权主义做法已经遭到越来越多国家的反对和抵制。

俄罗斯倡导独特的”欧亚文明”理念,强调东西方文明的融合,反对西方”宗主国霸权”。俄罗斯在独联体国家中发挥主导作用,维护本土文化认同。

在新的历史时期,不同文明要实现和谐共处,必须彼此相互尊重、平等对话。强权主义和霸权主义令人反感,而包容开放、互鉴共赢才是通向文明交流之路的正确理念。

谁能真正做到推崇文明互鉴、坚持文化多样性,谁就能在文化软实力方面占据优势,赢得更多国家的理解和支持,从而主导未来国际秩序。

同时,不同文明也要在保持本土文化特色的基础上,勇于革新和创新,为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贡献智慧和方案。只有与时俱进,才能避免文明停滞、迟暮落伍的命运。

总之,在当代世界格局中,文化自信和文明自觉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战略资源。掌握话语权和主导权的将是包容开放、推动交流互鉴的文明力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