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俄乌局势如何发展,才对中国更有利?

2024大变之年,俄乌局势的走势对中国能否在接下来几年获得相对和平的发展环境至关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俄乌冲突对中国来说是有利有弊的。我们先说利的方面,就是把中俄变成了背靠背。西方把俄罗斯市场拱手让给中国这个势力。弊的方面,就是欧盟进一步失去了战略自主,被绑在了美国的战车之上。而这个战车自然也是反华的。这就让中西方冷战的风险加大。

从这发展的情况看,确实如此。本来,欧盟是中美之间战略竞争的平衡器,也是压舱石。美国无法独自对付中国,那就必须借助欧盟的力量,对中国进行围堵脱钩才行。而中欧很长一段时间,都互为对方的最大贸易伙伴,脱钩对彼此来说都是很大的损失。所以欧盟一直以来基于自身利益,都有强烈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的战略动机,因为这是他们利益最大化的保障。

但是俄乌冲突之后,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利用欧盟对俄罗斯战争威胁的恐惧,重新激活了北约,让欧洲彻底失去了战略自主。当然,这也是欧盟现在没有强势政治人物,内部长期被美国渗透脱不了干系。

于是自2020年起,中美脱钩进一步导致了欧盟对华关系也出现了冷却现象。欧盟也进一步配合美国对中国进行科技封锁,还有市场限制等。所以这两年东盟取代了欧盟,成了中国最大贸易伙伴。

其实中欧关系的倒退,对中国来说是比较麻烦的。因为现在正是中国产业升级,突破高端产业科技封锁的关键时刻,中欧的科技交流和市场的分工合作,无疑对中国彻底实现现代化,人均突破2万美元,有着正面的推动作用。

毕竟,欧盟市场的体量并没有比美国小多少。而且欧盟在很多中高端制造方面也是有着相当的基础。像之前高铁技术的引进,就有来自德法的技术。还有2023年,完成试航的首艘国产大型邮轮爱达摩都号,其中的技术就有来自意大利。当时中国花巨资,从意大利芬坎蒂尼集团购买了一艘大型邮轮的设计平台图纸。这些图纸共有15万份,总重量超过两吨,用了两个集装箱才从欧洲拉回来。

对中国来说,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无疑是技术升级最快的手段。当然像高端芯片制造光刻机这种,美西方打死都会封锁,不会让中国引进技术的机会。这也是中国每年要花几千亿美元,从国外进口芯片的原因。当然封锁是封锁不了的,最多只会拖慢中国突破的速度而已。现在,中国芯片产业链已经突破一个临界点,正是迎来爆发的机会。

当然,无可否认的是,近几十年以来,中国的国运算是彻底爆发。中国从1980年以来,已经和平发展了40来年。这其中,有美苏争霸给中国提供的战略机遇期,也有美国反恐,给中国提供的战略窗口期,又或者是经济危机,拖慢了美国对抗中国的速度。总之现在的中国,已经发展成为美国全球霸权最强大的对手,没有之一。

但是以目前的形势来说,中国还必须在争取和平发展的时间5-10年让中国的产业升级彻底完成,中国的经济结构改革彻底完成,基本实现现代化。那时候美国才会彻底失去向中国发起修昔底德陷阱的勇气,因为毫无胜算。就像20世纪初一样,当时英国因为忙于欧洲恶斗,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国已经和平发展了50多年,英国的工业实力已经被美国远远地抛在后头,无力再阻止美国霸权的崛起,强行阻止的话,灭亡只能是自己。所以全球老大的位置才能和平交接。

所以中国要彻底崛起也是一个道理,就是让美国感到跟中国竞争只会输,无论以哪种形式,一点没有赢的可能,自然就跨过了休息底的陷阱。而这个时间中国至少还需要5-10年,虽然现在中国的工业产值是美国的两倍,但是高科技方面美国还占据优势,特别是联合整个西方集团之后,美国综合实力还是要略胜一筹。这就是美国要在抓紧时间,打败中国的原因,因为时间在中国这边,美国等不起。

那这跟俄乌局势的发展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有。刚开始分析了俄乌冲突对中国的利弊,我们就是不要让弊的方面扩大化,不要让美西方彻底联合起来对中国实行新冷战。如果这样的话,中国很有可能会逐步被剥离西方市场,这对中国的产业升级及现代化进程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以目前来说,发展中国家市场还没法代替西方的市场,特别是中高端工业品的市场,西方市场容量优势更大,也是我们产业升级,市场扩张的一个基础保障。像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出海,就是一个例子。虽然中国自己也有庞大的市场,但是如果互相封锁排挤的话,最后也会两败俱伤,中国也是不好受的。

那么什么样的俄乌局势对中国来说才是最有利的呢?就是各国的军事制衡,斗而不破,竞争中合作,合作中竞争对中国才是最有利的,而不是分成东西两个集团进行冷战。而要保持各大实力军事制衡而不对抗,那就只有一个方案俄乌和解,把欧盟解脱出来,摆脱美国牵制,跟俄罗斯重新接触合作。

介于中国已经占领俄罗斯市场,俄欧关系再也不可能和好如初,所以低程度的合作对中国来说并没有坏处。而且是在中欧两方的参与下和解。当然最好是排除美国加入,因为美国是不希望欧洲重新回到2022年之前看到俄乌重新合作的。但是这个可能性大吗?

可能性是有的,但我们可以分几种情况分析:

第一种情况,因为2024年也是美国大选年,民主共和两党,谁都没有绝对把握赢对方。如果是共和党特朗普胜选,美国实有很大可能脱身俄乌,那么俄乌迎来和谈的几率将大大提升。这对中欧介入和谈的几率就大大提升,对中国来说是上策。

第二种情况,就是民主党获胜,美国继续支持乌克兰,但限于现在美国能力有限,支持力度也应该远远比不上以前,所以双方还是处于僵持阶段,小打小闹,打打停停情况应该跟现在差不多。这对中国来说属于中策。

第三种情况就是民主党当选,西方对乌克兰援助后,乌克兰突然战力爆表,搞定俄罗斯,把普京弄下台。这种情况,只要俄罗斯不自废武功,中国还挺着俄罗斯,基本不会发生。

第四种就是俄罗斯暴走起来,把乌克兰迅速干掉,美西方来不及反应,于是基于欧盟对俄罗斯入侵的安全恐惧,美欧又加紧抱团。基于美西方对中国支持俄罗斯的叙事加剧,东西方将逐渐走向冷战。这个对中国来说应该是中下策,因为这意味着接下来中国和平发展的处境将更加艰难。

所以中国必要时需要从中调节,避免出现一边倒的情况。中欧在这一点上反而会有一些默契。当然,乌克兰能不能牺牲,对美国来说一点都不在乎,而是乌克兰怎么牺牲,牺牲多少对美国来说最有利。这一点很重要。

以目前中国的处境来说,中国是很乐意回到2020年之前的发展和平期的。而俄欧关系俄美关系明显是回不去的。但是俄欧会基于自己的利益考量,俄欧进行初步的经贸合作,俄罗斯重新对欧洲供应能源,欧洲解除对俄罗斯经济制裁,解冻俄罗斯外汇,这些可能都是未来双方和谈的基础。

当然,和谈双方也是有底线的。例如俄罗斯保留克里米亚是不能拿来谈判的。而从乌东撤军,让这个地方保持高度自治权,俄乌双方都不能干预,这个无论是欧洲还是俄罗斯都可以接受的。至于乌克兰,当然情况也比现在半死不活,处于灭国边缘好。虽然估计乌克兰可能没有这个话语权。

所以俄乌局势的演变,怎么往中国最有利的方向发展,中国是可以努力努力的。当然最后的结果,并不一定是朝自己最有利的方向发展。但是只要不发生最坏的结果,就是普京政权倒塌,中国都是可以接受的。大不了就是外部环境再艰难一些。

当然,大国博弈从来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只要自己不陷入热战,就能进行全力发展。其实已经是千百年以来最好的结果了。我们这一代人,有幸站在这个百年变局的历史节点中,能亲眼看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即使再难几年又有什么关系呢?一旦飞龙在天,之前所有失去的都会加倍还回来。

加油吧各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