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中美之间的世纪博弈③–选择与破局

然而,要想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离不开西方输入的技术和管理。管理的重要性不亚于技术,中国互联网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是复制西方商业模式,加本土庞大用户基数的结果。很多互联网创业人士,拥有在美国从业的经历。对美国来说,遏制中国崛起的关键,是堵死中国产业升级空间,削弱中国出口竞争力,使中国长期停留在生产低附加值商品的阶段,沦为世界加工厂。

这就需要切断中国从西方获取技术的渠道。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尝试对中国科技企业进行断供,然而效果并不显著,因为美国的长臂管辖只能针对中国,却限制不了盟友。中国企业仍可以从欧洲和日韩,获取先进技术。与特朗普不同,拜登清醒地意识到,美国真正的强大地方,不在于其经济和军事物量,而在于可以动用规则武器。当今的国际秩序是美国建立的,联合国、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均受美国操控。这背后,是美国连续赢得二战和冷战的结果。

拜登要做的就是修改国际规则,使中国从国际贸易优势方变为劣势方,对中国经济发动”降维打击”。但动用规则武器需要盟友配合。奥巴马和特朗普的围堵策略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忽略了盟友的作用。在特朗普时期,由于美国奉行孤立主义,西方阵营出现裂痕,欧洲和日韩不愿配合美国外交政策,导致美国对华科技制裁漏洞百出。

为了将欧洲和日韩绑上美国反华战车,拜登主动挑起俄乌战争并拉高台海对抗强度。欧洲地缘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日韩则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乌克兰,被迫加深对美国的依赖。原本松散的西方阵营,迅速团结在美国旗下,联手对华实施”去风险”战略,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科技封锁。

所以,俄乌问题表面上遏制俄罗斯,实际上最终压力传导到中国这边来。理想的情况是俄乌形成军事僵持,两国长期维持现状,形成事实上的缓冲区。最差的情况是,俄乌任意一方获得压倒性优势,欧洲或中国必须亲自下场。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会进一步分裂成东西方两大阵营,欧洲会更加积极配合美国对华科技封锁政策。美国无力阻止中国获取先进的半导体技术。

在蒸汽时代,最重要的资源是煤炭和钢铁。拥有丰富煤铁资源的美国和德国,迅速崛起,经济总量赶超老牌强国英法。在电气时代,最重要的资源是石油。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苏联,一跃成为欧洲第一工业国。美国则通过石油美元体系,掌控全球经济命脉。在信息时代,最重要的资源非芯片莫属,因为大部分高科技产品,均需要用到芯片。在工业社会,大国之间比拼的是钢产量、发电量。在未来,算力或是衡量综合国力的重要指标。人工智能、自动驾驶、6G等新兴科技,都需要算力作为支撑。高性能芯片,将成为比石油更重要的战略资源。可以说谁能掌握芯片,谁就能决定各个国家在全球分工体系所处的位置。

因此拜登精心挑选半导体、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关键领域,对中国进行封锁。只要这三块限制住,就能锁死中国产业升级空间,使中国长期停留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为此,去年拜登亲自推动美日合作半导体协议,举欧美日之力,联手对中国实施科技封锁,把美中的竞争,转变为高算力与低算力的对决。20世纪上半叶,日本通过切断铁矿供应,锁死中国工业化。如今美国试图通过限制半导体供应,锁死中国科技升级空间。

但这招需要盟友配合,特别是西欧和日韩台的协助。在地缘的压力下,欧洲和日韩宁可失去廉价商品,也拒绝向中国分享芯片技术。那我国能否靠自力更生的方式,突破半导体封锁呢?只能说任重而道远。半导体发展经历上百年,相关领域诞生了几十个诺贝尔奖得主。对一个后发国家来说,短短几年内,想在基础科研方面追赶与西方的差距,并非易事。尽管可以通过增加曝光等方式,制造7纳米芯片,但成本太高,良品率也很难保障。

与半导体相比,美国之所以没有权利限制中国电动车,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人手有限,完善对华封锁体系,需要技术流动监测站,对每个可能导致技术流入中国的节点进行盘查。为了节省人力,拜登政府倾向于”小院高墙”模式,在关键领域对中国实施封锁,更有针对性。另一个原因在于,电动车更多是制造业,而非高科技。2020年至2021年,海外疫情爆发,国产电动车利用欧美供应链中断的窗口期快速崛起,中国也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出口国。但与半导体、航空相比,电动车对上游资源品极其依赖,电动车的核心部件是电池,需要用到锂、镍、钴等材料,这些资源严重依赖对外进口。国产电动车卷到头,最终的结果是上游资源品价格暴涨,让国外矿企赚到利润大头。

所谓的高科技产品,不在于技术含量多么复杂,而在于两点:垄断加暴力。比如,古代的丝绸、瓷器、茶叶就可以算高科技,其生产工序并不复杂,但全球只有中国能生产,运到欧洲可以按成本价10倍出售。明朝时期,靠出口这三件产品,赚走了全球1/4的白银。相比之下,如今的国产电动车既不能垄断,利润率也不高,更多算制造业。

除了科技封锁,拜登的另一个对华战略是供应链重组。在俄乌局势和台海风险的推动下,一部分在华外资,考虑将产能转移至印度、东南亚和墨西哥。这几个区域有20亿人口,虽然其工人素质不如中国,但胜在人口结构更年轻,可以部分承接中国转移出去的产业链。如果说去风险主要是行政层面,供应链重组更多是企业层面,工厂会随着订单的转移而搬迁。

发表回复